横着看世界

人生路途遥远,却又很快走到终点,下一步过后可能就不再有足迹,我们的呼吸只从别人的叹息中继续。

最近死讯不断。首先痛失了五位新加坡龙舟队友,虽然我不直接认识他们,但在训练场地里曾眼识,而大家热爱划龙舟,嗜好把我们串成一家。尤其 Stephen Loh,见过他几次,是个非常朝气猛壮的运动员。接着就收到短讯说 AY 的母亲病逝,然后 WK 的父亲也走了,隔天又听说 Andy 的母亲已离开世间,短短两周内说了那么多告别。

我和过世地并不相识,但听闻死讯时,我不经都会有点鼻酸。我能想象如果我失去我的妈妈或爸爸,甚至 Joy。。。 我不敢想下去了,可是总有一天他们还是会离去地,应该怎么准备呢?

不爱或减爱。不爱就不会痛。可能吗?是自欺欺人吧?心是肉做地,血是滚烫地,冰点从何立势?那就埋怨吧。。。嫌不足,嫌他短,嫌他热天不打伞,嫌在冬季不取暖。以怨怒取代爱慕,这样的日子你想过吗?我很不希望,但我每天都是不知不觉这样过。

或者是通过宗教信仰来抚平失去的痛苦?什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;四大皆空;由土而生,归土为安;要把眼线寄托在一个没见过的灵体身上,而不是注重于与我们共度数十年光景的良伴好友。这样做实际吗?这好像是在孩子跌伤的膝盖上吹口气一样,治标不治本。

面对离别并没有什么好的迎接方法,就让眼泪滴干心中情吧。节哀顺变,人死不能复生,要为活着的人勇敢活下去。。。朋友,您还有别的劝哀说法吗?

教教我,让我能与哀悼中的朋友分享,也好让我为自己做好准备。

Advertisements

4 Comments (+add yours?)

  1. needfaith71
    Feb 12, 2008 @ 02:02:02

    久旱逢甘雨
    能够在本地的博客上看到方块字,且是出自深藏不露的双语天才之手笔,大有久旱逢甘雨的畅快!
    想必我们是来自类似家庭背景及语言环境,或同是新加坡引以为荣的双语政策的“成品”吧?

    Reply

    • Anonymous
      Feb 15, 2008 @ 06:36:10

      Re: 久旱逢甘雨
      哈哈。。。不敢当!与你的文采比起来,我的华文程度只不过是湖上冰,稀薄且易裂,比不上你应用成语的自如与功力!

      Reply

    • Anonymous
      Feb 15, 2008 @ 06:36:10

      Re: 久旱逢甘雨
      哈哈。。。不敢当!与你的文采比起来,我的华文程度只不过是湖上冰,稀薄且易裂,比不上你应用成语的自如与功力!

      Reply

  2. needfaith71
    Feb 12, 2008 @ 02:02:02

    久旱逢甘雨
    能够在本地的博客上看到方块字,且是出自深藏不露的双语天才之手笔,大有久旱逢甘雨的畅快!
    想必我们是来自类似家庭背景及语言环境,或同是新加坡引以为荣的双语政策的“成品”吧?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