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记 2011

每年到清明时节,我总觉得在与时间赛跑。一生,真的很短;健康的时度,实在有限。一年随着一年,要探访的碑墓增加了。

昨天和妈及继父探悼外公的骨灰灵位,刹然一觉,外公已离世23年了。时间过得真的好快。不过短病早逝总比长痛来得好。来到外公碑位之前,我们探望了外婆。谈到外婆,我眼眶总是不由地打泪圈。内疚心难受。外婆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已有十多年了,而我每年最多只在农历初一的春节时日探望她。今年,我因事物耽搁,没赶在元宵之前慰访,直到昨天才去。

这次看到她时,她好像忘了我。我可是她一手带大,最疼爱的孙啊。以前她一看到我,眼里总是涌起泪,虽然喉咙中风说不出话来,但我从她眼眶的喜悦,知道她开心看到我。她总把那没被中风摧残的左手伸向我,抚摸我的脸,我的手臂,肩膀,她手能伸得到的地方,她都摸。

可是这次不一样了。靠着她安老院床边的时候,她眼球东张西望,好像看不见我似的,花了一阵子才目视到我。而这次她一看到我并没有哭。我好像成了陌生人。

可能随着年月,她的视线已经很模糊了。我们没有办法知道,因为她说不出来。帮她抹脸莲的时候,发现她的眼皮稀薄了许多,像一层米纸,上眼帘一碰到下帘就粘起来,要一阵子才能分线或需用手指帮她睁开。她的身体机能一年不比一年。看了,我的心好痛,好痛。

去年末期,我的婆婆也走了。虽说感情没想外婆那么深厚,但终归血脉亲人。我还未来到她的碑板面前致敬,但也因该快要了。纪念不在的人是让自己回顾记忆,感应存在的意义。

但有一个人,我可能没有机会在清明时节为他扫墓。那就是我的亲生父亲。他在四年多以前在马国的巴图县 (Batu Pahat) 病逝。到如今,我不知道他的骨灰落在哪里。虽说他在我生命里不曾给过我安全感,但每逢父亲节或这清明期间,我还是会想起他。

我没有很多父亲的照片,也没有很多外公的照影。但庆幸的是,我找到了我们一家在1981年畅游吉隆坡云顶高原的可贵相片。当时我只不过7岁吧。就让我把这些照片寄放在互联网上,希望通过此媒体的永生,永远地怀记他们。即使有一天我不存在了,这一段心情写照还可与世流传。

右边两个已不在,左边两个在等待。

Advertisements

2 Comments (+add yours?)

  1. Eugene
    Apr 29, 2011 @ 21:41:12

    右边两个已不在,左边两个在等待。…..
    Ah ma always pamper the grandson…how i missed my ah ma..

    Reply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